江木草

楚留香约吗

这里吃土少年顾奇/少女顾惜


暂时两个人在使用这个账号


aph耀右不逆,子分厨,耀厨,加厨


全职微草厨


嗑的cp超级多,看一部番或一部电影就会嗑cp


一梦江湖如梦令冰肌玉骨的华山第一骚:江瑶潇


方舟,碧蓝航线,食之契约,刀剑乱舞,恋与制作人非常驻玩家坐等一起玩的


不嗑WX,江澄厨


就这样,先写这么多


这么久,一直感谢大家包容我们的垃圾文笔和坏脾气


谢谢


【K漏】别.离

幼稚园文笔

随心所欲打字

我永远喜欢哦漏

OOC注意

架空

别离山内灵伞宗,

别离山上执伞者......

  零.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魔教圣子,他喜欢上了那个武林天骄,想方设法的接近武林天骄。但是,在他最幸福的时候,他死了,死在了一座雪山上,死在他最爱之人的剑下。后来啊,这座山有了名字,叫别离........

  一.

  “老四,你确定老二会没事?”“应该吧......老二挺顽强的吧。”“吧你个头,老二出事了咱都得完。”“那还不快去找!”

    在别离山脚下,几个少年神色匆匆,既想上山找人,又碍于山上厚厚的雪,在山脚徘徊。最后还是静静的离开

     “唔......”一个红发少年从木床上坐起,看着周遭陌生的家具有点迷茫,便打算下床出去看看。

     “我劝你最好在床上躺好,仙儿好不容易才把你从冥王那拉回来。”木门“嘎吱”的一声打开,走进了一个黑发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光景,他的声音如其外貌一般冷漠。

     他真好看,红发少年微红了脸,但很快抓住了重点,“这里是哪,你又是谁?”

  “你先喝药,我再告诉你。”红发少年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尽,放下碗,看着黑发少年。

 “喝这么快,不怕我下毒?”黑发少年挑眉。

    红发少年摇摇头,他姐和他说过,长得好看,什么都行。

     “算了,这里是别离山上的一个小宗门,我叫哦漏,你有伤在身,先暂时在我们宗门待会吧。”

      “行,我叫KBShinya,你叫我KB就好了。”

        二.

      kb最近挺无聊的,自从在这个宗门待下后,哦漏就消失了,不知道跑去哪了,他坐在一个小山上,发呆。

       “kb,你妈叫你回家吃饭啦!”一个紫发少年身后背着一把天蓝色的伞,牵着一只鹅。

       “来了,仙儿你又和仙鹅出来溜啊?”KB从小山上跳了下来,伸了一个懒腰,“今天,我们萧大总攻竟然舍得来叫小女子回家啦。”“你别这么恶心成吗?”

         走在路上,萧忆情背后的伞一晃一晃的,KB忍不住发问“仙儿,你们怎么都背着一把伞啊?”

         “这个?我们宗教的武器啊。”萧忆情拔出伞挥了几下,“帅吧?”

         “老帅老帅了。”KB敷衍了几句,却在脑海中寻找正道中使用伞的宗门,没找到,KB想,可能是一个小宗门吧。

          走进小木屋他看见了几日不见的哦漏,和他身边的一群人,那一群人都背着一把伞,但颜色却不相同,白色的居多,淡蓝色的就他熟悉的仙儿,路人,嘟嘟,奇然背着,看着也挺好看的。KB又想,而绿色的只有哦漏,是不是象征着什么呢?
         
          那群人围在哦漏身边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讲什么,哦漏只是在一旁静静的擦着一把淡绿色的伞。

        kb刚想打个招呼,就看到哦漏抓了一大把暗器塞进伞中,吓得倒退了几步,却不小心撞到了人,当他准备回头道歉时,迎头一棒,使他陷入了黑暗。

        

         

【时之歌】你所不知道的二三事

依旧是梗

有游戏,声优梗

哪里不喜欢和我提,我改

11.尽远:我真的不是台球,也不会打台球【否认三连.jpg.】

12.众所不周知,尤诺是个半肉半奶半输出。

13.有伊恩的时之歌和没有伊恩的时之歌是两个体验效果完全不同的游戏。

14.赛可爱有三四张卡,一张暗杀,一张黑暗审判,一张影,一张迷局。

15.时之歌最大的迷是云轩的初恋。

16震惊,某学院男神在搭档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对其做了这种事。

17.某皇室大队长竟乘孤帆从塔帕兹游到东楻,东国子民:我和我们的舜殿下都惊呆了。

18.艾格尼萨某男子在戴上眼镜上竟判若两人,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请关注最新一期的阿黄信箱。

19.时之歌运气最差的两个人:尽远、赛科尔(并不

20.南国最主要的两大政党:维塞党和赛维党。

21.J神和格洛莉娅站直拍照,J神永远出框。

22.对不起,我们南国人自小游岩浆。

23.南国交通工具:自己;方式:游泳

24.啊,伊恩,你比零恩多一恩,啊,伊恩,你比吾恩少四恩。

25.最新新闻播报 目前移民风气高涨 弗尔萨瑞斯相关部门接近崩溃 据现场记者报道 门口有一身高190红发男子挡在门口 声称移民二百一位

26.这天下,就没有孤不能变的人。

27.时之歌当季菜单:1.末日派;2.幻光花。3.苦果。5.碳烤蚯蚓。6.钢炮茶。7.榴莲鸡。8.东国茶叶蛋。

28.尤诺因为人妻属性成为代馆长。

29.小鸟依人小埃蒙,一拳一个维小拉。

30.最后祝您身体健康

【时之歌】你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一)

当是段子吧

元旦归段?

有错误就提

不喜欢我就删

自我理解,无cp

谢谢




1.十个北国九把刀,还有一把糖夹刀。


2.有些人表面是个直男,背地里却是一个女装大佬。


3.不是所有南国人都会游泳,就像不是所有北国人都不怕冷。


4.众所周知,末日派是南国的一种美食,末日派热舞是南国的一种舞蹈。


5.尤诺从小就是一个腹黑的主。


6.南国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游。


7.东国人交通基本靠飞(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8.尤诺怕冷,根据小道消息,尤诺的裤子里有两条棉裤。


9.伊恩一直没有离开,他只是用另一种方式陪在尤诺身边。


10.尤诺不是自恋,因为兄弟俩极其相似的面貌,让他在照镜子时,总好像看到伊恩。


最后祝您身体健康

一个短段子

懒癌晚期不想打字

私心k漏



“KB啊,我想吃东西."

   ”漏漏想吃啥,我去买。”

   “就是白白的,黏稠的..........




      ”安慕希啊。”

【B站】那些我们并不知道的b站学院三

打扰大佬们了

重度OOC

今天又是短小君值班呢

私心K漏


“哪位兄dei愿意陪小女子超市走起?”摊在宿舍床上一脸空虚寂寞的KB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这么热的天,我们的K大勇士还真有勇气踏出宿舍,为K大勇士献上爱的鼓掌。”热得堪比咸鱼的A路人狠不得将自己,融入电脑屏幕上的游泳池中。

“魔都32度的天气,足够让一个王胖子晒成王瘦子。”

“算啦,你们都不去,我就带着我最亲爱的漏漏去了。”KB猛的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拉起没课在床上躺着的哦漏。

“来统计一下,你们的k大好人愿意为你们去买东西,但是要给钱啊!”

“和冰有关的”这是离热死还差一步的A路人。

“要辣的”这是苦苦等待外卖小哥送冰辣条来等了半个小时的萧忆情和奇然。

“要糖,要很多糖”这是一直认为自己有内涵的嘟嘟。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kb和哦漏终于叼着冰棍,从超市,回来了!

“喏,啊路人你要的带冰的东西。”KB给A路人扔了一盒不知名物,“旺×碎冰冰,想到你大姨夫来了我还特地叮嘱食堂大妈给你打热。”

他又把一袋红通通东西扔给萧忆情和奇然,“魔鬼小辣椒,食堂大妈推荐,很辣的亲。”

最后,他郑重其事的将一包白糖交给了斯雷嘟。

今天的KB又是被全宿舍追杀呢。

伪K漏

一个短到不能再短的段子

小KB来到小哦漏家,因为跑得太快,撞到了小哦漏,被撞倒的哦漏懵了很久,才发现自己是被撞倒了,哇哇的哭起来。

问讯而来的漏妈抱着哦漏,柔声的安慰着小哦漏。小KB在旁边挑事,逗着小哦漏。

[确认过眼神,是最皮的人.jpg]

小哦漏本来就哭得心烦,被小KB烦得紧了,一巴掌呼上去。



很好,又哭了一个。


因为哭得太丑,逗笑了小哦漏。



这场面,惨不忍睹。

END

请求

ロキ:

求扩,真的,新版lof我根本不会用(●—●)

是独角兽呀:

请求 新版这个我真太不pick了

  
  

ChiliCa9: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K漏】论我养的弟弟天天想让我们复合怎么办(上)

算是雨的下篇

幼稚园文笔

有原创人物

私设kb有个弟弟

抱歉打扰大佬们了

k漏圈的太太,你们下凡辛苦了

那场雨下的很大。

半夜12点,哦漏坐在沙发上,抱着一杯已经不散发热气的枸杞茶,小白已经在狗窝上呼呼大睡。可自己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茶桌上摆着一张合照,是自己与kb,一年前在漫展上的合照。那时的两个人都笑的很开心。哦漏又想起了在记忆深处的kb

两个人是在七年前相爱的,刚开始他们还十分自信的认为自己可以度过七年这个咒,可是两个人还是没有逃掉。

不知道现在kb怎么样了呢?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想他,哦漏抱着抱枕在沙发上疯狂的打滚。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客厅中显得格外突出。

哦漏趴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拿起电话。

“喂?”

“漏啊,明天我来找你玩咯!”江草在电话那头兴致冲冲地喊着。

“滚,明天周六,我要睡觉!你天天起这么早,怪不得这么矮。”哦漏不理他。

“又不一定是早上来,还有我不矮!我一米六啦”江草大声反驳。

“对呀,都16岁了,一米六可不矮了。”你的好友漏老铁对你进行嘲讽。

“亲老铁……”你的好友江草受到1万点伤害。

“说吧,你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明天来找我玩,如果你是为了明天来找我玩的,你肯定不会给我打电话。明天直接敲门。”哦漏依旧不理他。

“不愧是我漏,真聪明,明天有个漫展了解一下。”

“不去了解一下。”

得,这天没法聊了。

江草小小声的说“好吧,其实是因为,你一直想见的,我的大哥,明天也要去漫展,所以……你的好兄弟帮了你这个忙。”

江草的大哥?的确很想见。哦漏想了一会儿,答应了。

电话的另一头。

江草笑嘻嘻的挂了电话,“大哥听见没,哦漏愿意去漫展了,明天你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大嫂追回来。”

kb也不说话,就是静静地望着手上的戒指,过了一会儿才想起被遗忘已久的三弟,“好……”

【K漏】雨(修)

勿上升三次,求别在他们的视频底下多刷CP

感谢

OOC预警

打扰大佬了

有原创人物

幼稚园文笔



"漏儿,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正在擦桌子的哦漏没想到江草会这样问,愣了一下,笑着回答:”可以啊。“

”他叫KB,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又很幼稚,很倔的男生,也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人。“

哦漏与KB是在一个雨天相遇的。

那天,天灰蒙蒙的,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26岁的哦漏先生撑着伞从教学楼走出来,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没有什么学生的学校很安静,哦漏坐在操场旁的秋千上。真的,真的超级不想回家啊,回家后还要被萧忆情逼着写教案,不想写,哦漏一脸绝望。

然后,他遇见了也不想写教案的kb。


KB经常逗哦漏,问他:”如果你是一个热爱写教案的老师,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哦漏刚开始还会认真的告诉KB,自己热爱写教案是不可能的,到后来就懒得解释,直接一把拉过KB,吻了上去,然后飞一般冲回房间。

KB表示,自己男朋友这么害羞他也没办法。

哦漏和KB有一个”儿子“,一只小小的博美,是KB从一个学生中带回来的。

当时也是下着小雨,哦漏一直忘不了当时打开门的情景:KB湿漉漉的抱着另一个湿漉漉的小白狗在卖萌。

虽然哦漏很想笑,但他还是憋着了,从房间里拿出两条毛巾扔给KB后,又故作高冷的跑回房间改作业,还不忘拎上那条小白狗。

KB顿时觉得自己被抛弃了,默默的蹲着角落种蘑菇。

哦漏静静的偷拍了一张照片后,走去亲了KB一口,顿时KB满血复活,抱着哦漏滚到了床上。

哦漏一脸冷漠,但是路过的小白十分高兴的蹦到了床上。

我什么话都不想说,明天是吃红烧狗,还是清蒸,这是个问题,被打断了的KB在思考。

他们的恋情还是被父母发现了,哦漏的父母一向开明,询问了几句就由他去了。

但是KB的父母不同意,每次看见KB时,他身上总有一些伤痕,哦漏心疼的抚摸着那些伤痕,KB总会笑嘻嘻的说。

”我们会熬过去的。“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熬过去,在一个雨天,KB提了分手,哦漏笑着同意了 ,小白趴在地上,哦漏抱起他,痴痴的望着KB的背影,喃喃的说:“我们会熬过去的,对吧?”

“后来呢?”江草无所事事的趴在桌子上,那只叫小白的博美在呼呼大睡。哦漏无奈的笑笑,“后来啊,后来我就来到这个城市,遇见了你,开了一家咖啡厅,就这样咯。”

“但是......"江草还想说什么,却被哦漏捂住了嘴。

”小孩子知道这么多长不高,快回去吧,你哥哥来了哦。“哦漏朝我得意的笑着。

江草推开门,扑入哥哥的怀抱,哦漏坐在窗前静静的看着,笑着朝江草挥挥手。

江草抬头看着招牌”shinya",真是个长情的人啊,他摇摇头。